看壹周文娱 >> 正文

《过春天》:深港少女的双重人生

时间:2019-03-18 09:26:51 来源:看壹周

  文 / 蒋思悦

  上周是青春类题材影片的主场,由田壮壮监制、新锐导演白雪执导的电影《过春天》吊足了大家的胃口。本片曾经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节上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、最佳女演员两项大奖。除此之外,该片还受邀担任了多伦多电影节“新发现”单元的开幕片。在连续两个国际影展中积累下高口碑,对于一位青年导演的处女作来说,是个不错的开头。

  “过春天”一词听上去清新明亮,但其实是水客们顺利过关后互报平安的黑话。而在影片中,它更影射了佩佩度过自己迷惘的青春期,实现了与世界握手言和的成长过程。

  《过春天》不同于以往刻意夸大青春期伤痛的青春题材影片,将失恋、离家出走、堕胎作为故事的热点话题。这个故事显得更为朴素真实,没有过分描写生活的残酷,也不有意夸大青春的美好,而是用最朴实的镜头,讲述了一个深圳香港两地的跨境故事。

  

 

  一段青春,两座城

  90代末,佩佩的母亲阿兰从湖南来到深圳淘金,结识了开着大货车穿梭于深港之间的勇哥,即佩佩的父亲。年轻的阿兰单纯漂亮,有着湘妹子的爽快和干练,幻想着有一天能过上香港阔太的奢华生活。而彼时的勇哥也风光无限,运输工作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,他学着其他的“大老板”们,瞒着香港的结发妻子在深圳和阿兰安了“家”,生下了佩佩,并许诺会照顾二人的生活。

  但岁月流转,时代渐变,勇哥的运输事业并非一帆风顺,他渐渐无力承担两个家庭的花销,最终只能将阿兰母女二人舍弃在深圳,躲在香港度过余下的残年。

  十六年前,佩佩出生在香港,十六年后,她得以用跨境学童的身份,每日往返于深港两地。她的双重身份使她从小就变得敏感、沉默,内心极度渴望爱和关注。她生活在深圳,但母亲却终日沉迷牌局,对女儿的生活不管不问,她在香港念书,有同学朋友,想要融入大家,却无法在那里有一处安身之地。因为和闺蜜Jo的一个约定:冬天去日本看雪,佩佩开始四处打工赚钱,梦想着与朋友一起在那里赏樱花、泡温泉、喝清酒。

  然而,原本两个女孩子平静快乐的生活因为闺蜜男友阿豪的出现而被打破,几次接触后,恋爱的微妙情愫在两个少男少女之间萌生,冲击着她和闺蜜Jo之间的友谊。最终,爱情的天平占了上风,佩佩选择离开优越少女Jo,走进和自己更像的阿豪的世界。

  两个同样处在社会底端的少年彼此吸引,相互理解。阿豪从小混迹于街头,他相信拥有钱就可以拥有一切,并认为万事都要靠自己,为了来钱快,他开始走私。而他的同伙恰巧在过关时面临暴露的危险,把货藏在了不知情的佩佩身上,女孩因此得到一笔不小的回报。这让佩佩仿佛看到了机会之门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接下来的每一天,他们在海关穿梭,忐忑、慌张,像受惊的小鹿,也在一次又一次的侥幸后得到满足。少女的自尊心和成就感,被那一笔笔不义之财填满、逐渐膨胀。他们一起在深夜徘徊,在大排档里吃着宵夜,危险又自由。

  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在警方和黑帮的双重压力下,这对年轻人决定干上最后一票,然后永远过上独立的生活。在破落而充满情欲的库房里,他们为彼此绑上一圈又一圈的手机,像是一对即将亡命天涯的情侣,神情决绝而坚定。

  但最终,警方破门而入,两人的计划以失败告终。但这样的“失败”,也许是最好的结局,阻止了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醒悟过来的佩佩把鱼缸里的鲨鱼放归大海,也完成了与现实、与自己的和解。

  一湾关卡,两代人

  近年来,深港两地发生了诸多变化,内地经济腾飞,两地的差距在逐渐缩小,女主人公佩佩的身上承载了这个时代的迷茫和阵痛,也是导演对社会观察的一个切入口。

  时代的更迭在佩佩的父母及佩佩和阿豪身上得以体现。从前,要发财得去香港,或是找个来自香港的老公,这是佩佩母亲这一代人的渴望。那时,一道过境关卡将无数个渴望财富的人阻挡在关外。而后来,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,内地迎头赶上,成为拉动香港经济发展的主力军,此时,由于两地关税差,促使了“水客”的诞生。他们类似早期的“倒爷”,凭借价格差带货牟利。而单非家庭的出现,跨境学童的增多,变相地为“水客”补充了新鲜血液。

  上一代人有上一代人的不易。佩佩的母亲看似不顾家事,整日在烟酒、牌桌和男人们之间流连,但女儿在她心中的重要位置,她从未忘记。在一个明媚的早晨,她怀着似乎并不遥远的移民西班牙的梦想,听着西班牙语教程,突发奇想地给女儿做西式早餐,对女儿说:“别人家的女儿有什么,我的女儿也要有。”更厉害的是,在被男人骗了钱,未成年的女儿又因走私手机被取保候审时,她依然能面不改色地打着牌,爽朗地和牌友说,只要女儿没事,一切,都没关系。钱财散尽对她来说不算什么,女儿平安就是一家平安。

  佩佩的父亲,要为自己年轻时犯下的过错买单:贪图一时的风光,却贻误了两个女人的青春。但他从未忘记自己做父亲的责任,每日干着沉重的体力活,省下一点钱给女儿用,也算尽力弥补一些曾经的过失。

  而影片中的三位年轻人:佩佩、阿豪和Jo,各自有各自的隐痛。主人公佩佩渴望他人的关爱,渴望不再因物质金钱而束手束脚,被人另眼相看。在面店打工的阿豪希望能盘下一个仓库,自己做老板。这个过早接触社会的男孩子,是三个人中间最现实的一个,对未来不抱无谓的幻想,深知尊严只能靠自己来捍卫。而看似家境优越、最幸福的Jo,也有她不为人知的伤痛。移民国外的亲戚给她留下豪宅,但她更像一个被遗弃在香港的孤儿。她曾经期待家里人会送她去国外留学,却最终被告知“女孩要嫁个好人家,读这么多书干什么。”

  一个故事,两年调研

  谈及创作初衷,导演白雪说道,自己是西北人,但在深圳长大,不少深圳人对“走水”这个话题非常了解,这一普遍现象引起了作者的关注和思考,她为此在深港两地做了大量调研,并且用两年时间打磨剧本。

  通过和海关、缉私局、水客以及不同年龄层次的跨境学童沟通,白雪对走私水货这件事有了更全面的了解。甚至在港铁上水站的天桥上,有香港媒体拍到有专门负责发货的“水客”背着书包给中学生们发手机,每人两个,这给白雪留下了深刻印象,并且把这件事融合到了自己的故事里。

  由于拍摄地点分布在深港两地,团队在拍摄过程中遇到过不少困难。例如海关在片中是一个重要的场景,但这个地方一般连拍照都不被允许,白雪团队为了申请拍摄,需要去负责口岸的四个单位挨个进行申请。在此过程中,他们反复地去阐述自己的初衷和影片的核心价值,通过诚挚的沟通最终打动了口岸工作人员,获得了拍摄权限。

  在选角上,佩佩的扮演者黄尧来自广东佛山,能在普通话和粤语之间流利切换,但祖籍是河南。这样特殊的身份兼备了导演所需的演员特性。工作人员感叹“黄尧是天才”,她有自己的表演方法,自然且不留痕迹,这对于一位新人来说,难能可贵。

(责编:方真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

欢迎关注名城苏州美国28在线预测官方微信:www2500szcom(微信号)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